管理

从唐山事件看决策争论

如果唐山烧烤店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,到底应该怎么做?
网上吵得不可开交。
基本分为两类:
一种说不应该反抗,不激怒对方的话,就不会挨那么惨的打。
另一派则强烈反对这种说法,认为应该反抗,否则下场会更惨。
谁也说服不了谁,越吵越凶,甚至开始互相人身攻击。
如果在现场吵,估计都打起来了。
可能比暴徒打得更凶。

这个问题,其实是一个很典型的决策问题。
决策的关键,并不在于最后的决定,而是在于对事件的假设。这才是决策的要点。
但是大多数人,都只看最后的结论。试图解决争端时,也是想要直接改变对方的结论。
实际上,如果想直接改变对方的结论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就好比摁着牛头让它喝水,不管多大力气都办不到。
那怎么办呢?很多人只想要简单粗暴的办法:对方不认可时,就希望强行改变对方的结论,用身份、地位、权势去强压,如果没有这些,就利用恐吓、辱骂、PUA等方式,强行让对方服从自己。

而要想真正解决冲突,只有从假设上入手,理清决策的分歧,才能找到根本的办法。
结果是基于原因的。不分析原因,不分析假设,就不能理解结论是怎么来的,就失去了判断的理由。
没有理由的争吵,吵上一万年也没用。

唐山事件中,网上轰轰烈烈的讨论(对骂),其实是基于两种不同的假设的:
假设1:那个男的就是冲着强奸来的,不管怎么样,他都一定会当场或拖走强奸。
假设2:那个男的只是一时兴起,一时脑抽手贱,并没有要暴力犯罪的意图。

大多数支持砸酒瓶,支持硬刚,强烈反对认怂、说好话、逃命、服软的群体,就是基于假设1。
基于假设1,不管怎么做,不管怎么说,那个男的一定都会强奸女生。跑也抓回来,不跑就就地强奸。
所以,服软、说好话、逃跑等等行为,都没有任何意义。

而反对现场砸酒瓶,认为应该服软、逃跑、避免激化矛盾的,是基于假设2。
他们认为,喝酒男的只是一时得意忘形,不太可能做出现场强奸这种事情。
如果直接激怒对方,可能导致原本只是骚扰,而演变成危及生命的暴力。
​​
小到街头摩擦,大到世界大战,大家的假设都差很远。
基于不同的假设,就会做出不同的决策。决策的分歧点,在于对事情发展的假设。
不同决策者,都几乎不能理解其他人的决策。
所以吵得不可开交。

二战时候,当德国扩充军备,侵犯周边小国的时候,就有两种假设判断:
一种认为,德国胃口不大,调解一下就可以了,要避免扩大战争,如果激化了冲突,可能损失更大。这种就是绥靖派,他们的选择就是安抚德国,避免冲突升级。
一种认为,德国就是冲着干翻全世界来的,千万不要抱有幻想,就要硬刚,应该马上宣战,直接开打。
事后证明,第一种人判断错了。德国一开始就是冲着世界大战去的。绥靖政策反而给了德国更多机会。

同样二战时期,当美国对日本进行制裁的时候,日本也有两种假设判断:
一种认为,美国只是基于自己的利益,或者做做样子。基于这种假设,就应该跟美国服软,甚至讨好,反正不要进一步激怒美国。只要不侵犯美国利益,他就不会再继续为难我们。
一种认为,美国就是铁了心要跟日本干起来,就是要来灭日本的。基于这种假设,就应该先下手为强,不管怎样都会干,不如直接先把他干趴下。
日本选择了第二种假设,直接偷袭珍珠港,一口气把美国太平洋舰队给炸了。
又是事后证明,这是极为错误的一个选择。美国当时根本没想卷入战争,是被炸了之后,才发动了战争机器。

两件事,事后看都很简单,但是在当时,真的没多少人能看清形式。
现实当中,任何一个事情都非常复杂,千头万绪的。尤其是涉及到人的假设,很难判断。
可对事件的假设判断,还是可以讨论的,可以从数据、证明、逻辑、推演来讨论。
一旦假设形成了结论,那就很坚固了,谁也说服不了谁,基本就没有啥可讨论的余地了。所谓的讨论,也只是争吵而已,最后十有八九变成人身攻击。
基于假设的决策,发现自己错了,还能知道错误的源头在哪里,下一次可以改正。
基于观点结论的决策,即便错了,也不会认为自己错了,或者不知道错哪儿了,下次依然照旧。

回到唐山的事件,基于不同的假设,就有不同的行为决策。
如果基于假设1(对方就是冲着要命来的,无论如何都会被强奸),最佳选择应该是冲进厨房,拿上刀,一上来就干死对方。而不是进行无效的反击,进而留给对方反击的机会。
就好像日本判断美国要干自己,他们的行为就是直接发动大袭击,把太平洋舰队一次性毁灭,让美国瞬间丧失在太平洋的战斗力。
如果日本又想跟美国干,但又不干大的,就炸美国一艘巡洋舰。即把美国拖入了战争,又没能对美国进行有效的打击。这样的做法就是非常糟糕的。
如果被杀、被强奸是无法避免的,选择了反抗,就应该选择最有效、最直接的方式,直接拿刀捅心脏,插眼,割喉,击打太阳穴,击打下阴,总之要争取一招干死对方。
拿一个空瓶子爆头,毫无杀伤力,却给对方上了怒气,加大了对方反击的力度,这就不妥了。

如果基于假设2(对方只是骚扰,并非冲着要命来的),那就应该避免激化冲突。该认怂就认怂,该服软就服软。

大多数情况下,大部分人不管认可不认可,都会偏向于假设2。
因为假设1即便成立,很多人也是没有办法做出有效应对的(就是直接干死对方)。
如果对方就是要我的命来了,最佳的行动是:用最直接、最快、最有效的方式,让对方丧失行动能力,甚至直接击杀。
可实际上,大多数人最可能的行动是:臭骂对方,扇对方一耳光,踹对方一脚(还是轻飘飘的踹),朝对方吐痰,泼对方一身酒,等等。
这就很尴尬了。
既不能让对方失去行为能力,反而激化了对方的行凶动力,直接升级对方的打击能力。

所以,如果真的想要反击罪恶,就需要让自己具备打击罪恶的能力。
强烈推荐学习陈鹤皋老师的课程。
你问我陈鹤皋是谁?
去抖音搜索一下吧。

点击数:48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